安全防线
安全防线 > 生命 > 正文
厄运在夫妻俩下班回到家里那一刻降临
2021-06-16 危险商数网 阅读:3890 分享到:

        视频:

        地狱空荡荡 恶魔在人间“消失的夫妻”《中国刑侦大案纪实》

  

  危险商数网讯:今天给大家复盘剖析的是2013年发生在山东费县一起相当恶性的群体犯罪案件,受害人是一对刚结婚半年的夫妻,女死者还怀有3个月的身孕,被4名犯罪行为人用丧尽天良、极其残忍的方式凌辱了整整8个小时,最后还是没有活下来。

  有关这起案件,央视网-社会与法频道-天网专栏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网上的信息也很多,除了对犯罪行为人的强烈谴责以外,大家还针对两名受害人如何逃生做了大量讨论。

  完整复盘这起案件后,聚焦两个内容进行剖析:1、受害人有无逃生机会;2、群体犯罪为何更可怕。

  - 01 -

  “消失的夫妻”  

  2013年5月15日,刘大娘做好了早餐,等着儿子孙刚(化名)和儿媳李红(化名)的到来,因为他们前一天约好要来妈妈这儿吃饭。刘大娘一直等到早上10点,夫妻二人都没来,不仅没来,连个电话也没打。

  刘大娘联系不上小两口,就步行去了小两口新建的婚房找人。

  那栋新房建在村子的边上,位置比较偏僻,前面是杨树林和田野,周围都没住什么人家。

  刘大娘走到新房后发现大门没锁,屋内没人,客厅餐桌上摆满了没吃完的饭菜,看起来并无什么异样。

  可是当刘大娘走到院子里,惊悚的一幕出现了:小两口养的一只小狗被砸死了,满地都是血,吓得刘大娘赶紧报了警。

  刑侦人员到达现场,首先发现异常的是这个院子外面装的监控全部剪断了电线,连接监控的电脑主机也已经不见,初步排除了这对夫妻是因为闹矛盾而离家出走的可能。

  寻访周围,邻居们表示5月15日一天都没有看到夫妻俩外出,同时亲属也没有收到任何绑匪的电话,基本排除被绑架的可能。

  除了院子里被砸死的狗,屋内地板多处都有用拖把拖过,没有清理干净的微量血迹;衣柜、抽屉还有被翻动的痕迹;主卧的枕头背面有一块巴掌大小的新鲜血迹,地上有一套被撕烂的女性内衣。

  现场勘察诸多迹象表明,这对离奇失踪的夫妻很有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为查找更有价值的线索,警方迅速决定扩大搜查范围。

  当天下午,夫妻二人的尸体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被找到了,他们身上伤痕累累,死前受到过极度残忍的暴力对待。

  警方询问过周围认识这对夫妻的老百姓,他们说小两口在县城经营着餐饮小生意,才刚结婚半年,感情很好,在父母面前懂事孝顺,和其他人也没有发生过任何矛盾纷争,没有得罪过人。

  那到底是谁杀害了他们呢?

  - 02 -

  抓捕归案

  当晚18点左右,警方就汇总了好几条非常有价值的线索:

  1、5月14日下午2点到5点左右,村民发现有4名陌生男青年在距受害人住宅300余米的一个废弃扬水站长期逗留。(这4名男青年十分可疑)

  2、在受害人住宅附近的小河里打捞出几个垃圾袋,垃圾袋里装了一些生活垃圾、两张银行卡、受害人的结婚证书和衣服。(两张银行卡是谁的?为何会和受害人的结婚证、衣服一起扔掉?)

  3、受害人住宅客厅茶几上,摆着一锅红烧肉,据了解男主人是素食主义,女主人也只吃瘦肉,而这锅红烧肉是肥肉多,瘦肉少,这说明不是夫妻二人吃的。(红烧肉是谁吃的?是不是最后一个见过受害人的知情人或凶手?)

  由于1和3这两条线索,短时间内,很难顺藤摸瓜继续搜查(PS:应该可以检测红烧肉里有无不属于受害人的DNA,但我想事发地在山东县城,要送检,时间太久,等不起),警方决定先查一下垃圾袋里的两张银行卡户主信息。

  其中一张银行卡是受害人孙刚的。

  根据这张卡最新取款记录:5月14日一晚,这张卡分4次一共取走了11000块钱。

  ATM机前面的监控设备拍到取钱的男人,大约17、8岁,穿着女受害人李红的衣服,由于头埋得比较低,戴着帽子,因此没有清晰的辨别出样貌,但可以肯定的是取钱的人一定和犯罪行为人有关。

  另一张银行卡成了破案的关键,此银行卡的户主叫付某,是一个年过六旬体弱多病的老人,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这张卡是付某的低保卡,而且开户行所在地距离费县有几百公里远,如今和被害人的银行卡出现在一个垃圾袋里,显然是有联系的。

  很快,警方就由此低保卡的线索,锁定了4名嫌犯。

  第一个是付某的儿子付刚,这张卡一直是付刚在使用。

  付刚26岁,刑满释放人员,无业,没钱了就用歪门邪道搞钱。和付刚经常厮混的还有三人:张学军、王吉营、赵文峰。

消失的夫妻四犯人.jpg

  (截图来源于《天网.消失的夫妻》,其中赵峰的原名叫赵文峰,被节目组打码,原因是他当时未满18周岁)

  自2012年以来,他们四人单独或结伙窜至济宁、泰安市的多个县区,实施盗窃、抢劫作案多起,盗抢了不少现金和金银首饰等物品。

  四名男青年,和线索1中的四个形迹可疑的男青年,也对上号了。

  距离刘大娘报案不到50个小时,费县警方就实施了抓捕,4个犯罪行为人全部落网。

  - 03 -

  犯罪经过

  经过警方的详细盘问,4个犯罪行为人对抢劫杀人供认不讳。

  央视十二频道的《天网》栏目对本案的作案细节几乎是一笔带过,但实际上,如果你可以了解5月14日晚上,这对年轻夫妻经历了怎样的8个小时,恐怕用“禽兽不如”来形容这4个犯罪行为人,你都会觉得侮辱了禽兽。

  一般群体犯罪中,都会有一个主导人,这个主导人越恶毒,就越会让犯罪行为升级,变得越发残忍,本案也不例外。

  张学军就是这起案件的主导人。

  案发当日下午两点多,先是由张学军进行打探,他看到受害人住宅很新,爬到院墙上看屋内装修也不错,判断这家人应该有点钱,于是打算进屋盗窃。

  但由于当时附近还有人,他们就在废弃扬水站逗留,等待时机下手。逗留期间,张学军提到挂在客厅的婚纱照,女主人很漂亮,他提议除了抢钱,还要强奸。

  其他三名犯罪行为人未置可否,付刚还说:“就算不抢,我也要看看这个女的到底长得有多漂亮。”这4个人之前一直都是只抢钱,并没有危害他人的人身安全,这次由于带头大哥张学军的提议,犯罪行为开始升级。

  餐桌上的饭菜和红烧肉,都是张学军逼着男受害人孙刚去做给他们吃的。院子里的狗,也是张学军洗完澡出来,听见小狗狂吠,吩咐其他几个人弄死的,包括杀人计划、抛尸计划,也基本都是由张学军为主导。

  在群体犯罪心理中,群体会展现出的首个状态就是去个性化,也就是自我意识和自我控制能力下降,容易对外来命令盲目服从。这在《乌合之众》一书中有详细解释:群体中的个体对偏离会有恐惧感,即每个人都会担心,如果别人都做了,自己不做,那么犯罪群体中的其他人会如何对待自己,因此去个性化是群体犯罪中最明显的特征,我们会发现他们中的所有人都很恶毒。

  由于4人的犯罪计划中,除了偷盗以外,还有强奸,于是等他们翻完所有柜子、抽屉后,拿着匕首和菜刀,潜伏在屋内。

  14日晚上7点多钟,两名受害人回家。女主人一进卧室就被围住,并按倒在地。随即,四人也把在客厅的男主人孙刚制服,并用电线捆住了他的手脚。

  接下来的一整个晚上,四名犯罪行为人不断凌辱两名受害人,尤其是李红,一次又一次被强奸,甚至是当着丈夫孙刚的面。孙刚从一开始的反抗被殴打,再反抗再被殴打后,终于接受了寡不敌众的现实,开始妥协,只求他们不要害命。

  这中间的细节,我不忍细数,我只说一件事,你们就知道这四个恶魔到底有多丧尽天良。

  据说,几个身经百战的警察在看到李红的尸体后,都忍不住恶心干呕。

  尸检结果显示李红的乳头被嚼裂一个,另一个乳头内有牙签插入并断在了里面,阴核水肿数厘米,还有十数个针眼,阴道口及内壁皮下组织大量充血,属鉴定严重钝挫伤,全身都是抓痕和齿痕。

  她是一个怀有三个月身孕的孕妇啊,有知情人说李红的身体就像被折腾散架了一样。

  孙刚身上也有多处严重钝挫伤,头上被砸了三个洞,身上被捅了一刀,伤及肺部。

  至于那两张银行卡为何会在被扔弃的垃圾袋里,是因为犯罪行为人付刚为了隐藏身份,穿了男受害人的裤子,拿着受害人的银行卡去取钱,并把父亲的低保卡一并揣在了裤兜内,取完钱回来后发现,裤子上沾有男受害人的血迹,于是付刚脱下来决定扔掉,忘了把低保卡拿出来。

  让我特别难过的是两名受害人不知道这四个恶魔从决定实施强奸开始,就已经计划好了要杀人,他们活不下来。但是当恶魔以“会放他们一条生路”为诱饵时,受害人以为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

  于是,李红,一个孕妇,从被轮奸到最后答应接受他们的一切凌辱,甚至包括跪在地上给他们口交。孙刚眼睁睁看着妻子被轮奸,还要给强奸犯们做饭吃。

  在四个恶魔决定杀人之前,他们让夫妻俩短暂的见了一面,妻子问丈夫“你没事吧”,丈夫又问妻子“你没事吧。”妻子扑在丈夫怀里大哭“我没事”,丈夫哭着抚慰妻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让夫妻俩都没想到的是,相聚如此短暂,紧接着张学军就让其中一个同伙看住李红,其他三个犯罪行为人把孙刚拖到另一个卧室,杀害了他。

  半个小时后,李红带着一丝侥幸问到“我丈夫呢”,当这群恶魔说出““我们把他杀了,现在该杀你了”,悲痛欲绝的李红放声大哭,一夜的屈辱,惨遭畜生蹂躏,却还是活不下来,最后她被一个塑料袋给捂死了。

  李红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对面的房间里,死前都没有吭一声,就像一只弱小的羔羊,绝望的放弃了挣扎和呼喊。

  四个恶魔的罪行,人神共愤,哪怕他们被捕后说自己后悔,也万死难赎其罪。

  - 04 -

  判决及后续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将犯罪行为人张学军、王吉营、付刚依法判处死刑,赵文峰由于未满18周岁,被判无期徒刑。

  张学军、王吉营、付刚于2016年6月22日,已被执行死刑。

  四个恶魔在狱中,被监狱里的“老人”轮番折磨,赵文峰虽然没判死刑,但他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有知情人爆料赵文峰长期被打、被鸡jian、已折磨得精神失常,此消息不知真假。

  - 05 -

  逃生机会讨论

  与其说是逃生机会讨论,不如说是关注受害者心理。

  首先,孙刚和李红的住宅位置偏僻,周围没什么住家,从地理环境上就很难求救。其次,他们是在毫无戒备、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回到自己的家,面对的是四个人高马大的、手持武器的男青年,更何况犯罪行为人很快就用绳索限制了男主人的行动,而李红只是一个弱女子,力量悬殊巨大,自救可能微乎其微。

  有网友分析唯一一个可能的逃生机会,是在孙刚去厨房烧菜做饭期间,虽然厨房门口有一个歹徒拿着菜刀看守,但孙由于手脚都没有被捆,所以他依然有逃跑的可能。

  问题是这名网友忽略了最重要的细节,那就是孙刚和妻子感情深厚,一旦他选择独自逃生,就等于是送妻子去死。因为孙要跑出去到别处求救,需要一段时间,而四个歹徒发现他们行迹败露,大概率会快速决定杀人、跑路。

  还有网友说是这对夫妻二人后来无底线的纵容施暴,把求生的机会完全寄希望于犯罪分子。

  对于这个评价,我一点都不认同,甚至觉得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犯罪分子只有1-2个人,当孙刚没被限制自由,其中一人在对李红施暴的时候,他们二人确实有可能与其抗衡,但现场是4个警惕性极高的犯罪分子,他们连狗叫得太厉害,都怕动静太大,而选择击杀,更何况是人?

  救命稻草能救命吗?

  救不了。

  可是当你我深陷泥沼,周围只剩一根不能救命的稻草,求生的本能也会让我们不顾一切地抓住它。因为那是唯一一点希望了,正如这对夫妻不把希望寄托在犯罪分子最后能放他们一条生路上,还能怎么办。

  - 06 -

       可怕的群体犯罪

  当个体融入群体时,群体的整个情境都易变得浮躁,一旦群体主流思想目标明确,个体行为人很容易做出一些平常他们都不太出现的行为。

  正如我在前面提到的那样,个体去个性化,群体中的所有人都跟随“指挥者”或“主导者”的行为,做出各种变态的持续侵犯性行为。

  这起群体犯罪案件中的几个犯罪行为人,并不存在显性的人格障碍,但他们每个人都很残暴,基本是因群体氛围的影响,同时对犯罪后果缺乏认知。

  群体犯罪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社会心理学中有个“责任分摊”概念,即是说在场人数越多,个体责任意识越低,甚至直接丧失。

  《犯罪心理分析:邪恶的二十个模样》的作者张蔚举了两个很常见的例子。

  第一个例子:一个等红绿灯的路口,这个时候只要有一个人闯了红灯,那么就会有人跟随,此外还有很多人会处于迈步与不迈步的边缘。

  第二个例子:很多事故都有很多人围观,但是上前帮忙的人却很少,排除现在一些人怕自己帮忙被讹钱的因素,更多的是因为围观的个体觉得这个忙,自己不帮的话,围观的群众里总会有人上前帮忙的。

  虽然群体会导致责任分散,但是只要有一个人能在情境中出现助人行为的榜样,都可以对侵犯行为产生抑制作用。

  很可惜,这个群体中的四个恶魔全都丢掉了责任和良知,把自己蜕化成无脑残暴的乌合之众。

  来源:西部点评(陕西法制信息动态平台旗下账号),原文来自:颜辞公众号,作者:颜辞,原标题《消失的夫妻》标识20-20.png

  [免责声明:本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危商网只是展示方,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主妇网 第一文档网 佰佰安全网 风险管理世界 防范网 中国大学生网 心理学空间网 知网百科 关爱生命网 中国文明网 中国应急信息网 黄手环行动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中国心理网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中华人民共和国应急管理部 安全管理网 家庭应急网 生命时报 安全健康网 中国长安网 健康中国行动 应安网 中国新闻网 光明网 央视网 人民网 新华网 危商科普中心 江西道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18970990079

邮箱:china@jtyjw.cn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抚生路388号

邮政编码:330025

危险商数网官网

危险商数网微博

危商科普中心公众号

2021 Copyright 版权所有 © 危险商数网 备案号:赣ICP备14007432号-2 技术支持:危商科普中心 网站建设:道然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