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本站专稿 > 正文
我为袁隆平院士理发的18年
2021-05-24 危险商数网 阅读:2790 分享到:

       2021年5月22日13时07分,袁隆平院士逝世了,我敬爱的袁老走了。我多希望这是一场梦。可我知道,他再也不能找我来理发了。18年来,我没有把袁老当作一位顾客,他也没有只把我当成一名理发师,在我眼里,他就是家人一样的存在。前天晚上,我整夜无眠,心中悲痛非三言两语能够表达。
        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袁老去世前,再为他理一次发。

       (一)
       我与袁老结缘是在18年前。2003年9月,我在杂交水稻中心宿舍路开了一间理发店。门面很小,只有十平米左右,当时连块招牌都没有。我开业没多久,有一天,袁老第一次来到了我的店里理发。我家也在水稻中心附近,对袁老的名字自然不陌生,但真正和他打交道这还是第一次。

图片

        袁老说,来我这里之前,很多年间都是他一位侄儿帮他理发,但“毕竟不专业”。
        他对发型没什么特殊要求,就是大家平时在电视里看到的板寸发型,只是他不习惯鬓角有棱角,喜欢平滑一些的风格。有时候,我觉得有些地方还需要修剪下,他会拦住说,“没关系,我满意就行”。
        “小曹!小曹!”自此以后,袁老每次需要理发都会来我店里,进门前就开始亲切地喊我。有时,看到店里正有其他人理发,他会悄悄离开,过会儿再来,我经常会喊住他,告诉他前面的人马上就理完了,等几分钟就行。这时,袁老就会一个人安静的在椅子上坐一会儿。
        这就是袁老,永远是那么平易近人,没有架子。
        2003年国庆期间,恰逢我需要注册营业执照,袁老看到我的店还没有名字,就给我取了一个“东方名剪.萍”的名字。但是,注册营业执照的时候,这个名字已经被占用,我就临时改成了“曹氏名剪.萍”,后来,袁老亲自为我题写了店名,我把它印在了店招上。

       (二)
        袁老理发没有什么固定的频率,有时因为经常需要出席各种活动,一个月会剪三四次,我记得,间隔时间最短的一次,因为要出席一次重要活动,他隔了三四天就又来理发了。但一般每个月他至少要理一次。
      我记得有一次,他8月26日理完发之后,直到9月27日才联系我,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他说:“小曹,这是我第一次隔着么久才来找你理发,第一次麻烦你这么晚还来给我理发”。袁老特别客气。
      很多年间,我给袁老理发从来不收钱的,即使袁老硬给我留下,我也会追出门还给他。只有后来几年,他因为年纪大了,一位助理会陪同他来剪头发,硬要给我钱,说如果我不收就不来找我了。我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收下,我心里也知道,站在他们的角度,这是袁老和他对我的照顾和尊重。
        刚开店那两年,我理一次发的收费是5元钱,由于地理位置一般,客流量不大,没赚到什么钱。2004年,我想换一家位置好些的店面,准备搬店期间,袁老恰好来理发,我随口说了一句:“袁爹(“爹”,湖南方言,对老人的敬称),我可能要走了,我在其他地方新租了一个店面,每月租金1050元,快要签合同了。”袁老听完很吃惊,立马说:“不成不成,你走了,我剪头发怎么办嘞?”我听袁老这样说也很感动,我没有想到袁老这么在意我,从那儿就放弃了搬店的念头。

     (三)
  18年来,袁老在我心中就是家人一样的存在。我努力让自己做到:无论袁老什么时候想让我给他理发,我都尽快到他身边。
  有一年,我叔叔去世了,我关了几天店,袁老不知道我为什么关门,就联系我说想理发了。我赶紧让我丈夫把我送回店里,给袁老理完发后又赶了回去。
  还有一次,他一出院就到了我店里,跟我说:“小曹,我住了21天院,你知不知道哦?”我当时听了心里很难受……我是想去看望袁老的,但根本进不去,医院不让我们进病房的。
  近几年,他每年十一二月份就要去三亚,2018年,袁老在三亚托人跟说想找我理发了,我就自己买机票到了三亚,给袁老理了一次发。
  去年11月30日,袁老去三亚前来找我理发,剪完之后,他还跟我说,一个月之后会再来找我。我说,一个月之后要是您来不了,我还像之前那样去三亚给您剪发,只要您告诉我一声就行。袁老说到时候给我打电话 ,然后挥挥手就走出了店门。当时我觉得袁老的身体状况还可以,只是略微胖了一点儿。
  其实,自从他过完90岁生日,我就发现他脸上有点浮肿,他还开玩笑问我是不是肿了,我安慰他说不是,是胖了一点儿,胖一点儿更好。
  没有想到,那次为袁老理发,竟成永别!
  今年4月,我听说他回到长沙后,我把身边能问到的人都问了一遍,我想知道袁老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我为他理发。但是打听到的都是“还好”之类的消息……我始终没能见到袁老
  今年3月8日,我在离老店200多米的地方新开了一家店,想把老店留给袁老专用,因为他喜欢那里的环境和清静感……但是,袁老再也不能回来了
  这些天我不忍心再去老店里驻足,一进店门,眼里浮现的都是袁老的音容笑貌,想起的都是他和我聊天说笑的场景,那时,他总喜欢说随口说一些英语,知道我听不懂,说完之后再马上翻译给我……
  袁老身上有很多优秀的品质值得我们学习,而我从他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这一辈子,认准一件事后,就一定要专心做好。
  袁老,您一路走好!不要挂念,我会尽我所能把“曹氏名剪.萍”这块招牌发扬光大,做最好的自己。

知标守_930-285.jpg

    (四)
  今年3月8日,我在离老店200多米的地方新开了一家分店,去年年底就开始盘算想把老店留给袁老专用,因为我曾经说过,这么多年来让袁老一直在我这个小店理发真是委屈他了,一直想给他提供一个舒适的专用单间,后来想袁老喜欢的不就是那个小店吗,他一直喜欢那里的环境和清静感……但是,袁老再也不能回来了。
  这些天我不忍心再去老店里驻足,一进店门,眼里浮现的都是袁老的音容笑貌,想起的都是他和我聊天说笑的场景,那时,他总喜欢一高兴随口说一些英语,知道我听不懂,说完之后再马上翻译给我听……。
  我已经停业几天了,得到消息后就没做事了,招了几天的员工也走了。
  袁老身上有很多优秀的品质值得我们学习,而我从他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这一辈子,认准一件事后,就一定要专心做好。人不能只图钱,只赚自己该赚的钱。袁老教会了我做一个说一不二的人,言而有信的人,说到做到,诚实守信……,我答应袁老不搬离小店,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小店我会好好保存下来,小店有我们太多回忆,也是我的青春,我的全部,虽然现在还无法接受袁老的突然离去,但袁老更教会了我乐观向上,我明天开始会在分店营业,哪怕一个人,我也会坚持到最后,因为还有像袁老一样的老顾客们需要我,我也需要这些老顾客,是他们的信任一直让我坚持到现在,我会努力尽我所能做好自己,不让袁老失望,不让大家失望。
  袁老,您一路走好!不要挂念,我会尽我所能把“曹氏名剪.萍”这块招牌发扬光大,做最好的自己。
  曹氏名剪.萍(农科院分店)

     (来源:曹氏名剪-萍的微博)标识20-20.png

  [免责声明:本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危商网只是展示方,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主妇网 第一文档网 佰佰安全网 风险管理世界 防范网 中国大学生网 心理学空间网 知网百科 关爱生命网 中国文明网 中国应急信息网 黄手环行动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中国心理网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中华人民共和国应急管理部 安全管理网 家庭应急网 生命时报 安全健康网 中国长安网 健康中国行动 应安网 中国新闻网 光明网 央视网 人民网 新华网 危商科普中心 江西道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18970990079

邮箱:china@jtyjw.cn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抚生路388号

邮政编码:330025

危险商数网官网

危险商数网微博

危商科普中心公众号

2021 Copyright 版权所有 © 危险商数网 备案号:赣ICP备14007432号-2 技术支持:危商科普中心 网站建设:道然科技